5 月 8 日,「金山雲」正式登陸納斯達克,成為繼金山軟件、小米、金山辦公之後,雷軍執掌的第四家上市公司。

Sponsored link

金山雲上市首日,市值達到48 億美元。持股13.8%的雷軍,財富一夜之間增加了 6.62 億美元,約合人民幣 46.82 億。

不光如此,受益於金山雲的上市,小米當天也大漲 8.1%,雷軍身家增加了 72 億港幣,約合人民幣 65.69 億元。

這意味著,雷軍的身價一天內暴增超過 100 億元。雷軍總身家也達到了 107 億美元,在國內富豪榜上排名第9,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排名第145。

不僅僅是這 4 家上市公司,雷軍持股的上市企業有很多,比如獵豹移動、石頭科技、歡聚時代等等。非上市企業方面,由他直接持股的公司也有 47 家。甚至有人開玩笑說,如果雷軍投資的企業排隊上市,一天上一個的話至少能排一個半月。

我看到知乎上有一個對雷軍的評價說,雷軍是我們這個時代,普通人靠勤奮能夠到達的巔峰。

我只能說,這個觀點我同意一部分。雷軍很可能是普通人能夠到達的巔峰,但是絕不僅僅是靠勤奮就能實現的。

Sponsored link

我仔細研究了雷軍的過往經歷和思想,我發現市面上對雷軍的很多看法都是錯的。

今天,請你跟我一起來簡單覆盤一下,雷軍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 01 

極致的野心和夢想
是人生的不竭動力

有人說雷軍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明明少年得志,38 歲時就已經帶著金山成功上市。又在 42 歲「高齡」,在對手機硬件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勇敢的創辦了小米。

但我認為,勇敢和恐懼是一枚硬幣的兩面,雷軍的勇敢全是來源於對「碌碌無為」的恐懼,才讓他有奮勇一搏的勇氣。

很多人認為,雷軍成功的核心動力是勤奮和風口,但我認為並非如此,雷軍的核心驅動力是他對成功的野心,或者說是對「不能大成」的恐懼。

Sponsored link

雷軍的野心與生俱來,他決不允許自己成為一個平庸的人。

小學升初中,他是全校第2名;初中升高中,是全校第3名;考大學,他是前10名;來到了人才濟濟的武大,雷軍也考年級第一。大學畢業後同學背後議論說:他會是10年內最好的。

這話傳到雷軍耳朵裡,他還暗自不滿:難道10年後,我就不是最好的嗎?

胡適曾經勸勉兒子:做人要做最上等的人,這才叫有志氣,但志氣不能放在嘴上,要放在功夫裡。

雖然不知道雷軍是不是看過這句話,但他上大學的第一天,就開始用行動踐行這句話。

1987 年,雷軍考上了武漢大學計算機系,他第一天就主動去上晚自習,他說:“在我印象中,像聞一多等很多名人都是在大學成名的,我當時也想利用大學的機會證明我的優秀。”

雷軍每天早上七點去教室佔座, 總要坐在最好的位置聽課;週六雷軍喜歡看電影,但經常是自習到九十點鐘,去看第二場;上《數字邏輯》課,老師總是先問大家,如果沒人能回答上來,再讓雷軍站起來回答 ;雷軍大一寫的 PASCAL 程序,等他上大二的時候,都已經被編進大一教材裡了。

Sponsored link

但是雷軍對此並不滿足,因為他後來發現,在大學裡考第一名也沒什麼了不起。他總是在思考自己的人生模式應該是什麼樣的,要做什麼事兒才能夠成為一個偉大的人。

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雷軍在圖書館看到了,講述喬布斯等硅谷創業者的《硅谷之火》,再次放大了他的野心。雷軍後來回到武大演講時說,這本價格2塊1毛4的書,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改變人生有時候只需要一個契機,比如一個可以對標的榜樣。

“看完這本書,我的內心像是有熊熊火焰在燃燒,激動的好幾個晚上沒睡著覺。

我就在旁邊的體育場上走了一遍又一遍,心情很難平靜,在操場裡我奠定了一個夢想:

日後一定要干些驚天動地的事情,一定要做一個偉大的人。

大學時代,我覺得我跟別人最大的不一樣就是,我比他們更早地確立了人生的夢想,並且付出了實踐。”

Sponsored link

雷軍確實很有執行力,從那以後雷軍就經常背著一個大包,包裡裝著滿滿噹噹的資料和磁盤,在武漢的電子一條街上閒逛。那條街上的老闆知道雷軍很能幹,都對他很客氣,恨不得隔二十米就跟他打招呼,請吃請喝。

在那條街上,雷軍說他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認識了他後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合夥人,王全國。兩個人開始合夥搞商業化的軟件,晚上一起躺在公司梆硬的沙發上,想的是“一定要寫出所有機器都要用的軟件”。

大四的時候,雷軍和王全國等4個人辦起了三色公司。

“我經常被他們從武大的晚自習上叫出來開會。我們晚上做開發,白天跑市場,在飯店裡租了一個房間,五六個人躺在一間房間裡,實在躺不下,就起來幹活。”

但是他們還是太年輕了,幾個合夥人空有一腔熱情,但都不懂怎麼做生意,後來還是雷軍賣了一台計算機賺了四五千元,才讓公司開了張。

當時三色公司經營不善,再加上最核心的產品——仿製漢卡,技術被人盜用了,他們窘迫到吃不上飯。有個合夥人吹牛,說自己擅長打麻將,自告奮勇去和食堂師傅打麻將,還真的贏來一堆飯菜票。從那以後,公司實在沒錢的時候,就派他去打麻將贏飯菜票。

雷軍覺得很沒勁,深深感到自己還不行。“我們自以為有雄心偉略,對所有的權威都不屑一顧,街上老闆的吹捧也助長了我們的虛榮心,弄得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能幹了。”

Sponsored link

這個認識,左右了雷軍很長一段時間的人生道路。比如直接導致他畢業時,決定不再創業,而是先進入一個公司平台學習。

這個認識,還差點讓後來想進入手機行業的雷軍,把全副身家投資給魅族的黃章,用控股的方式做手機,因緣際會才作罷,否則就沒有後來的小米了。

1991年11月4日,雷軍在一個計算機展覽會上,遇到了他仰慕已久的求伯君。

求伯君邀請雷軍加入金山,雷軍故作矜持地表示「要考慮一下」,結果那天晚上激動地沒睡著覺。

當時很多科技企業,都對剛畢業的雷軍伸出了橄欖枝,聯想、四通、方正,但他還是選了金山,他是這麼想的:

“求伯君在金山因為寫程序成功了,而且是打工成功的。金山能造出一個求伯君,就會造出第二個、第三個。大學時我創過業,失敗了。創業我還缺太多東西。”

沒想到一幹就是 16 年,從程序員做到金山 CEO,直到 2007 年雷軍帶領金山上市。

Sponsored link

38 歲退休,財富自由,業界知名,這些都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成績,但是那時候的雷軍有苦難言。因為他對自己的期待,不是小成,而是大成。大成不了,就很痛苦。

金山的事業,顯然距離雷軍夢想的「偉大」還有不小的距離。

但你千萬不要以為這是矯情,那個時候的雷軍和金山,確實錯失了一系列的機會,當時金山的很多業務,現在看來都走了錯路。

世人都以為雷軍最擅長抓風口,實際上除了移動互聯網這風口,此前雷軍一個風口都沒抓到。

比如他錯過了互聯網,而是熱衷於全面對戰微軟的 Office,花了三年全力編寫與之對標的盤古組件。之所以命名為盤古,就是因為他認為這件事情是開天闢地的。

但是三年後市場潑下了一瓢冷水,盤古組件很快陷入了「前有微軟,後有盜版」的窘境,最終失敗了。

更關鍵的是,堅持做 WPS導致金山跟互聯網擦肩而過,讓雷軍十多年都不得互聯網之門而入,金山後來所有的艱難痛苦,也跟這個決定密不可分。

Sponsored link

雷軍排遣失敗感的方法是“蹦迪”,“只有那種重金屬的節奏才能讓我什麼都不想,而且,也沒有什麼可想,想著就煩。”

有段時間,雷軍每天下午跑五公里,對著天空大喊:我是最棒的!

“我想過出國,換一種生活方式。但那意味著我承認自己真的不行,我無法接受,我希望把金山辦成世界一流的企業,為此我付出 20 年甚至一輩子都值得。”

在金山上市的 2007 年,早已是互聯網群雄並起,網易、騰訊、百度、盛大均早已上市,陳天橋、丁磊、李彥宏還都當過中國首富,而執著於軟件領域,一直想進互聯網無門的金山和雷軍,難免有些落寞,甚至是痛苦。

後來周鴻禕說,以前很長時間都在仰視雷軍。“當年搞電腦是很高檔的行業,他又屬於裡面人中龍鳳,又年輕,又有金山這樣一個平台,內心的驕傲肯定有。”

“在我們這一撥人裡,他出道的時候,也許丁磊、馬化騰都剛參加工作,沒準兒陳天橋還在學校呢,我也剛畢業參加工作。按世俗的標準,他更早獲得了社會的認可。”

雷軍回憶說,“98年騰訊創業,99年李彥宏創辦百度,99年末阿里巴巴創業。我們堅持WPS,但卻錯過了整個互聯網。”當年他把所有優秀的人才都派去做WPS,所有以戰養戰賺來的錢全部用來養WPS,這讓當時的金山,“背了一個巨大包袱在長征”。

那個時候金山的上市,看似風光,實際上不過是勉力求生而已。面對這個結果,他形容自己的情緒是“苦難”和“悲涼”。上市兩個月後他藉口身體原因離開了金山, 38 歲的年輕人能有什麼身體原因,那麼大個董事長,背上雙肩包就走了。

雷軍告訴自己:要等得起。可能這個機會不是你的,下一個機會還不是你的,但如果就此放棄了,那就永遠沒有機會了。只要你不離開牌桌,還在等,還在努力,就還有機會。

那時候的雷軍,還在尋找一個契機,能夠讓他真正大成。也正是這種野心帶來的痛苦,驅動了雷軍在42歲時,克服“再創業,若失敗我就身敗名裂”的恐懼,重新出發,創立小米。

– 02 

拼命工作
是世界上最高明的經營訣竅
雷軍在商界是出了名的勤奮,因為他想大成,浪費時間對他來說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剛工作時,雷軍會在下班時間接私活提高技能。

但他每週只有20個小時可自由支配,於是他把工作任務按半小時來分,還用一個筆記本,記著每半小時幹了什麼。

“如果浪費了半小時,我就覺得很慚愧。後來我看到很多人不珍惜時間的時候, 我就覺得這樣的人真沒出息。

時間是自己的,你到一個公司打工的時候,偷懶,老闆沒有看見,就覺得自己又蒙了一下,玩貓和老鼠的遊戲,真是沒有必要。

公司所付的那麼一點錢,就買下了你一個月的青春?學會的東西首先是自己的,其次才是公司的。

沒有多少人真正計算過自己一個小時值多少錢。

雷軍當時給自己算的是一個小時20到40元。要知道那可是九十年代初,一個公務員月薪也不過三四百塊。

他在金山時期,每天工作16個小時,可以做到一週七天不休息,長期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被稱為中關村勞模。即使創辦小米之後,步入人生下半場的雷軍,也依然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

都說小富靠勤,相信“聰明+勤奮,天下無敵”的雷軍,年紀輕輕就實現了常人千百倍的收入。

2017年9月,雷軍為解決小米的供應鏈困境,赴韓國面見三星高層。上飛機前,他順手帶上了桌上的稻盛和夫的《六項精進》,他發現日本的這位經營之神,用了三分之二的篇幅講3句話:

1)付出不亞於任何人的努力。

2)認真拼命地工作。

3)除了拼命工作之外,世界上不存在更高明的經營訣竅。

雷軍看完很感動,這位白手起家創辦了兩家世界 500 強企業——京瓷和 KDDI的日本經營之神的理念,竟然跟自己發生了某種共鳴。

“我可能無意中使用了他說的,世界上最高明的經營訣竅——拼命認真地工作。”

到韓國後,雷軍拜訪了三星的三個副社長,除了聊合作,他還旁敲側擊的問,首爾交通這麼擁堵,你們每天幾點上班?兩個副社長是早上 6:30 上班,另外一個是 5 點上班,先去辦公室跑步一小時再工作,晚上 6 點下班,但一般要應酬到 10 點左右。

聽完後,雷軍就心理平衡了一點,每個人的付出都超過大家的想像。

“創業者都是時代驕子,但我看到了另一面,每個人在市場上打拼都不容易。大家沒有公眾理解的那麼光鮮,豪宅、名車,飛機、遊艇,這些都是少數人。”

雷軍說拼命工作就是自己成功的秘訣,這其實有點不全面,雷軍享受過努力紅利,但有一些副作用,他卻難以言明。

雷軍能力逆天,而且極度勤奮。這樣的人當老闆,好處顯而易見,團隊執行力超強,指哪打哪,而且下面人凡事都能有個依靠。但也有兩個壞處,特別是在金山時期,尤為嚴重。

第一個壞處就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雷軍,全年無休、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並不是誰都能扛得住。雷軍這種老闆還特別容易「鞭策健兒」、苛責手下,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受得了。

王川是小米的8位合夥人之一,也是與雷軍交往10年的摯友。他從2004年起開始教雷軍滑雪,發現很多本不相識的金山員工,因此很感激王川。

王川後來才知道原因,“雷總覺得春節、十一放7天假,太浪費時間了,咱放假3天,后4天開戰略研討會。後來我拉他去世界各地滑雪,沒有七八天回不來。大家就能完整在家過春節。”

雷軍真是應了那句話,有人喜歡假期,是因為假期可以休息,而有的人喜歡假期,是因為可以在競爭對手休息的時候工作。

第二個壞處就是,雷軍不僅勤奮,而且過度信任勤奮,這導致他事無巨細地操勞,卻失之對大勢的把握。他自以為抬頭看路,實際上還是低頭幹活,所有的思考都是基於金山,就難免用「顯微鏡」看問題。

後來創辦了暴風影音,當時被稱為金山三傑的馮鑫,記得雷軍曾經親手為他收拾過兩次雜亂的辦公桌,並留下署名字條。“就是告訴你說,這活兒我幫你幹了。你肯定會想想,以後自己注意。”

雷軍的管理還細緻到員工著裝,這在科技公司是很罕見的。他要求下屬,週一到週四穿正裝。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向當時的競爭對手微軟看齊。

曾是金山總裁助理的楊金鈺說在一次產品發佈會前,雷軍批評連他在內的3位員工著裝不當,囑咐他們去百貨商場選購西服。“他說,只有兩種顏色可以選:藍色,黑色。你看你,還穿紫色。”

– 03 

當你想明白自己是頭豬
從此就一帆風順了

金山的連續失敗,讓追求大成而不得的雷軍非常痛苦,原本就心思偏重的他更加敏感了,別人一些無心之舉也能夠傷害到他。

有一次雷軍來找知名互聯網學者方興東,正逢方在接一個投資者的緊急電話,讓雷軍等了半個小時。

這件事讓雷軍10多年一直耿耿於懷。“每次一喝酒,他喝到一定程度,必然要說這個,起碼給我講了5次。我每次說,好了雷軍,這個事情說到這裡就忘掉吧,是我不對,但是你看他就忘不掉。”

還一次,周鴻禕坐在雷軍的車裡聊天。周鴻禕說盤古組件不好,雷軍有點生悶氣,開始不說話,看著窗外開始抽菸,場面一時很尷尬。

週鴻禕說,“後來我才知道盤古是他的滑鐵盧,結果我就拿這事批評他,他肯定會覺得很難受。”

事情的轉機就是雷軍離開金山,雖然離開自己一直嘔心瀝血的金山,雷軍肯定不開心。但是像雷軍野心這麼大的人,沒那麼容易被擊倒,反倒是給了他一個仔細審視自己的機會。

退休之後做投資,雷軍就不可能像之前做管理一樣「hands on」(親力親為),他由此知道了什麼可以放下,什麼必須放下,他也就逐漸的知道原來很多東西是可以放下的。

2008年的一天,雷軍退休幾個月後,跟王川一起去滑雪。兩人在坐纜車的間隙聊天,王川很驚訝地發現,雷軍的格局變了,眼界從“用顯微鏡看事情”開闊到“用望遠鏡看事情”。

在小米成為互聯網新貴之後,很多人誇雷軍強就強在善於佈局、戰略極強,這一點我不太認同。我認為雷軍是很強,但不是強在雄韜偉略、料敵先機,而是強在能忍能忍、浴血殺敵,真刀真槍打出了一片天下。

在這一點上,雷軍跟所有同級別的大佬都不太一樣,像馬雲、馬化騰、李彥宏、丁磊這批人,後者雖然開局時並不算順利,也經歷了不少殘酷競爭,但是走上正軌之後就幾無敵手,而雷軍是一路血戰走過來的,不管是蘋果、三星,還是華為、OPPO 、vivo,沒有一個是好惹的對手。

前二十年,雷軍一直覺得自己是雄鷹,一邊渴望風,一邊覺得不管有沒有風,自己都可以翺翔於九天之上。

但雷軍後來跟王川說,突然有一天想明白自己是頭豬,從此一切都一帆風順了。

格局變大的背後,離不開現實對雷軍的錘煉,以及雷軍對自己的反思,以及主動蛻變。這個過程一定是充滿陣痛的。

2009年12月一個雪夜,北京燕山酒店對面的酒廊咖啡館。雷軍喊來一眾朋友喝酒,畢勝、黎萬強、李學凌等金山舊部和朋友都在。

當晚雷軍在傷感、挫敗和矛盾的情緒中度過,一邊唏噓不已,一邊一瓶接著一瓶地灌啤酒。一群人都越喝越多。

11點半時,雷軍才開口說,今天是他的40歲生日。畢勝回憶,當時的談話基調是反思:“(雷軍)講他的勞模人生,是不是錯了?反思自己這麼多年的職業生涯,從領導哲學,到做事哲學上是不是有錯。”

後來還是黎萬強一直勸他,才 40 歲,好日子還在後頭。聚會的氣氛才開始轉向積極。

聚會臨近結束,大家說40歲了,總結一下。雷軍留下一句話:“要順勢而為,不要逆勢而動。”

大家在雙榆樹當代商城的岔道口,分頭打車回家。現在想來,這是一個不算太得志的 IT 老人,轉向互聯網新貴的前夜。

這一年,已經從金山退休的雷軍找到了他要的“勢”:移動互聯網。他看到了智能手機這個巨大的機會。

那個時機確實很好,iPhone 剛剛出現,摩托羅拉、諾基亞等老牌廠商不屑一顧,而國內更是沒有同類競爭對手,各大廠商習慣性的視而不見,忽略了濤聲臨近的換機大潮。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小米創業 8 年就進入了世界 500 強。截至發稿前,創業9 年的小米已經成為全球第四大手機廠商,市值達到 2800 億港幣。

一直在找機會的雷軍,沒有緊緊地抓住了這個機會,終於等到了自己大成的契機。

雷軍雖然年少成名,卻是真正的大器晚成,實現他自己想要的大成,他走了接近 20 年。

當然,對於雷軍這種創業者來說,大成不是重點,而是新篇章的起點。

寫到這,我突然想用一個故事做結束。

2017 年,為了表示對印度市場的重視,雷軍又專門跑了一趟印度,在班加羅爾他興致大發,突然提出想去看看印度的火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印度的火車和他一樣都是B站的IP。

雷軍帶著助理和印度的同事走到車站,得知當天的全部火車都已經開出。

剛聽到了這個消息雷軍很失望,但是一轉身他突然跳下站台。踩著枕木向夕陽的方向跑去,身後的同事們也只好跟著跑了起來。

這時從站台的方向看去,雷軍好像是電影裡那個奔跑不息的阿甘,在身後留下長長的拖影,和一群跟隨者。

(Visited 85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