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onsored link

一年前,某網站上有個問題是“面對別人的惡言惡語,怎麼樣才能展現出高情商?”。

我的態度是,我們不應該回應惡言惡語,因為那些侮辱我們的人,本身就不是講道理的人,我們沒有義務為了提高某些人的素質和智商,展現了高情商,卻把噁心留在了自己心中。

當時我的想法收穫了很多點贊,但我漸漸發現自己的想法並不正確。

我們確實可以通過情緒控制,把對方對我們的侮辱性言語揮之一笑,但假如對方的惡言惡語不單純只有辱罵,還有一些沒有事實依據的污蔑攻擊的話,我們的不回應,會被其他人當作默認,然後會有一些好事者,幫你演繹出一些更加無釐頭的版本。

在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清者自清”是有前提的,那就是:

在事情發生後的較短時間內,會有必然事件發生證明你的無辜,而這其中的因果關係又不能太複雜,還得有足夠說服力,不然一般的吃瓜群眾要是拎不清,誤解會依然存在。

Sponsored link

比如,我在網上開展微課(利用手機APP進行語音或者直播教學),方便一些在外實習的同學,也能修夠學分畢業。堅持了半年,似乎有了一定影響力,每節課都超過五千人氣。

某位老師去學校教務處反映,我的行為嚴重違反了師風師德,要求對我進行嚴厲處分,理由有二:

(1)一個老師不進教室,坐在家裡就可以上課,這根本就不把學校放在眼裡!

(2)學生是交了學費的,外面的網友隨便都能進來聽,這成何體統?

教務處領導對我是支持的,讓我寫個報告給學校,我說暫時不用。

沒過幾天,教育部下發關於高校必須開展信息化教學的通知,省裡也舉辦了類似比賽,明文規定,鼓勵高校教師開展公開課,在網絡傳播正能量。

某老師之後就再也不提這事了。

Sponsored link

我之所以不回應,是因為我提前就了解到教學改革的風向,預估教育部肯定會有相應規定。

如果不是這麼強有力的證據,你會為迷信“清者自清”付出很大的代價。如果等你臭了,沒人會關心你是怎麼臭的,只會記得你很臭。所有的澄清,在別人嚴重可能都只是一種自我辯解,一種掩耳盜鈴。

在公開場合歪曲事實的言語攻擊,是必須當場懟回去的,因為拉扯是非的人根本常常不分敵我,謠言是不講白不講誇大其辭,只消半刻鍾功地,就街知巷聞,。

修養,某種時候是一種清醒,它避免你落入某種顧影自憐、可笑復可悲的尷尬境地。

2、

眾所周知,教師是一個對道德要求較高的職業,作為高校老師的馬叔,卻因為誹謗,莫名其妙鍋從天上來。

馬叔是一位英語特別棒的老師,還有許多外國朋友。經常下課吃完飯後,就會有一群學生跑到他家裡,一方面練練口語,另一方便嘗試文化交流。

Sponsored link

某天,一位出來散佈的大齡女老師W,看到一位女生拿著英語書,走進了教師小區。

W攔著她問:幹什麼呢?

女生答:去馬老師家學習英語!

W把女生拉到一邊,一臉同情和關懷地說:“女生不要獨自去男老師家裡,要學會保護自己,最近男老師猥褻女生的事情很多,你得小心不要被騙了!”

女生對W說:“馬叔人品我信得過,而且不單我一個,十幾個同學男男女女都在。謝謝老師的提醒,請你放心。”

不知道W出於什麼心理,有次她上課時,突然情緒激動,把教學內容丟一邊,開始跟學生訴苦:她為學校做了巨大貢獻,但領導不看重她。為了防止女生被潛規則,她苦口婆心地勸女生不要晚上獨自去男老師家學英語,學生還不聽。如今全校都對不起她,還逼著她退休,實在是沒有天理!

聽了這話的學生,對她有沒有受委屈不感興趣。但“女生晚上獨自去男老師家學英語”,這件事很快被好事者對號入座了,於是校園內出現一些風言風語。

Sponsored link

其實,這真的很冤枉馬叔,學生來學習時,馬叔老婆是在家的,而且馬叔的英語party,每次都是一群人,晚上八點多就解散了,沒單獨留過女生。

馬叔認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一開始沒太在意。

後來有男生對參加聚會的女生指指點點,女生罵了回去,結果矛盾就激化了。有人不僅大罵女生是“送上門的婊子”,有些人還給馬叔起外號“英語馬禽獸”。

有同學不知道是正義感爆棚還是戲精上身,在貼吧裡杜撰出馬叔如何利用成績威脅女生就範的故事,情節跌宕起伏,人物內心細節生動,完全可以寫一篇後宮小說。

聽了這事,我哭笑不得,當代大學生為成績,能有這麼拼,這不是逗我嗎?

遺憾地是,怪有人相信的,還不斷的有知情者在爆料。

馬叔堅持相信組織調查,學校調查後認為此事純屬無稽之談,但學校也沒有處罰W老師,也沒有公開還馬叔清白,還逼馬叔解散了英語party.

Sponsored link

據說事情過去三五年了,新來的學姊都會私下告訴學妹,別選“馬禽獸”的課。

學妹睜大眼睛問:“為什麼,他教的挺好的啊!”

學姊也回答不上來,但覺得馬叔有點什麼事不幹淨。

3、

生活中,大部分人在面對污蔑時選擇“清者自清”,並不是因為他們真的相信群眾的眼光是雪亮的。

很多人在處理敏感問題時,喜歡選擇沈默,他們感覺這樣做會給自己帶來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他們秉承的人生信念。

當我們把問題壓抑在心底,這些問題像潛伏的火山爆發出來時,我們的行為會更加地具有報復性,更加的極端。

Sponsored link

因此,選擇適當的回擊,即“懟人”,也是一種優雅。

那該怎麼做呢?

(1)對於源頭要打,對於吃瓜群眾則要拉

馬叔在聽聞此事時,該第一時間與W老師嚴正交涉,並警告她,她需要為她的言論負法律責任。

然而生活中,人們對於背後中傷的人,更願意採用同樣的方式背後中傷他。這種方法很沒有效率,除非你的手段比他更無恥。

相反他們會把火力集中在傳謠言的人身上,畢竟這些人離得更近,攻擊這些人只會擴大自己的敵人面。

對於吃瓜群眾則要積極闡述觀點,爭取他們的支持。

Sponsored link

在人際鬥爭這件事上,要永遠記住,必須著眼於主要矛盾,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

(2)消除誤解時,先跟後領,建立共同觀點庫

先跟後領的意思是,在面對誤解者時,不要急於第一時間澄清事實。要先學會傾聽對方觀點,結合對方觀點,建立共同觀點庫,然後一點點丟出你的事實,引導對方走出誤區。

比如,在馬老師這件事上,我可能會這麼勸貼吧裡的“正義使者”。

我:“同學,感覺你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你似乎很討厭別人用某種手段傷害無辜的人!”(誇獎,並建立共同觀點庫)

對方:“是的,仗勢欺人是不對的,要力挺受害者。”

我:“我注意到你在貼吧公佈了一些事實,為了讓事實更有說服力,我們不妨來消除一些矛盾,似乎大家都認為女生都是單獨找馬老師的。但又有一種說法,在場有很多學生,包括馬老師太太!”

對方:“這種屁話根本不可信,難道你是他們一夥的?”

我:“我感覺你好像不信任我,這說明我們的交流不夠徹底。我們都不願意傷害無辜的人,所以我們得與受害女生、爆料老師、甚至馬禽獸有更多的交流不是嗎?”(提用共同觀點庫內容)

對方這時會開始梳理各方觀點,接下來我們就有機會說服他。

(3)若是網站公開評論,則需要用段子的方式,指出別人錯誤

由於網站評論的特殊性,這即不方便互動,也沒法讓人當眾承認自己過失。那此時就要用一句簡短的回覆,讓其他旁觀者一眼看出評論者的狹隘和不足。

但不要長篇大論,因為旁觀者不願意大段閱讀,要用段子式的方式,因為大家都愛看段子。比如:

貼吧評論:不管怎麼說,學生晚上去老師家談事,本身就帶有不正當目的。

我們可以這麼回覆:震驚,學生做為反貪局局長,居然晚上去老師家拜訪。《人民的名義》這部劇到底是一種人性的墮落,還是一種道德的淪喪。

又比如,小仙女演唱會DISS前任事件,我發文批評,但有女性讀者持有不同觀點。

某讀者:喵大師你個垃圾,小仙女diss前任礙著誰了,歌迷互動環節我們有權力選擇唱什麼歌。小仙女只需要酷就好,輪得到你多嘴。

我:所謂權力要關在籠子裡。萬一不僅小仙女要酷,官場上那幾個老臘肉也要酷一下,怕你受不了。

有時候,你身居高位時,必須是謗譽加身的,無論你如何謹慎,你都必然遭到別人的誤解。你一定不能因為這是個高難度對話,就放棄溝通。

因此,你必須堅持面對對手,直到他們真正理解你交流的意願。積極地辯護自己觀點,也是鼓勵對方反駁你的看法,而在這個過程中,對話能夠展開,誤解也能被消除。

還是那句話,矛盾放在明處遠比矛盾放在暗處要容易解決的多。

(Visited 38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