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Sponsored link

當代社會,有一個奇怪的現象。

某篇文章,只要炫耀“壓制情緒”,就經常會成為爆款,內容翻來覆去不外乎:

某人自殺了——不要敏感,敏感會害死人。

你們有沒有想過,就是周圍人不斷勸他“不要敏感”、“想開點”,才導致很多人選擇自殺的。因為他沒有辦法“不放在心上”,你們所有要他“看淡點就好”的人,從來也沒理解過他的痛苦。

某明星成功了——他戒掉了情緒,所以他成功了!

這種“成功學”成功欺騙了大眾,因為它把一個人成功只歸結於情緒一個方面。明星背後的資本運作和時代機遇隻字不提。

Sponsored link

如果“戒掉情緒”真的能成功,那我們用神經阻斷劑,或者用電把情緒相關大腦結構給痲痹了,豈不是人類立馬跨入新紀元?

從我2016年寫文開始,這類爆文就連續三年刷屏,都在極力宣傳一個核心思想。

“只要你對這個世界變得冷漠,你就真正成熟了!”

但我覺得真正的成熟不應該是冷漠,應該是一種溫柔,對自己人是一種治癒的溫柔,而對敵人是一種堅定的溫柔。

如果我們真象某些大人口中所謂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當做成熟的發展方向。

那體會不到人間百味的我們,會不會枉來人間走一道呢?

Sponsored link

02

“看淡點”最毒的一點在於,它拒絕承認負面情緒的積極作用,認為我們應該消除負面情緒。

但我很明確的告訴你,“努力”這件事,很多是要靠負能量去實現。

前幾天,老友阿杜再次鄭重地約我出來,目的只有一個:

請教我如何通過寫公眾號,成為暢銷書作家。

我聽到後,第一時間就想走人,因為我覺得和他說是浪費時間。

同樣的問題,他三年前就問過我了!

Sponsored link

五年前,我和他參加單位組織的教學比賽,然後毫無意外地得了倒數幾名。

當然,我聽了前幾名的現場教學後,我立馬就發現了原因。

由於我講的比較新潮,可能評委喜歡的是那種一板一拍、按部就班的那種。

當即我就決定,我打算去開網課,因為我的方式只有在網上才能得到認可。

然而,同為倒數的阿杜卻勸我:

“一次比賽而已,別放在心上,班上學生覺得你好就行了,你講網課恐怕會遇到麻煩,就算你真的贏了,他們也不會認可的!”

我沒有聽他的,我堅決要實施網課。

Sponsored link

畢竟我參加全省教學比賽就第一名,單位內部就倒數第一,這臉往哪擱?

說實話,我開網課,最早的動機就是:

“勞資證明給你們看看!”

這種情緒,放到今天的雞湯文裡,肯定又會被批的體無完膚。

類似:

“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

“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這麼一點小事斤斤計較!”

Sponsored link

“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做人要雲淡風輕一點!”

這類雞湯文裡最荒謬的理論莫過於抬出渡邊淳一的《鈍感力》了。

但這些人一定沒好好讀這本書。

渡邊純一的《鈍感力》是指對外界負面評價和現實困難的低敏感力。

因為人本能是偷懶的,人會不經意強化外界困難,過於在於負面評價,為的就是留在原地。

因此“鈍感力”不等於遲鈍,它強調的是對困遇的一種耐力,是厚著臉皮對抗外界的能力,它仍是一種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

所以“勞資證明給你們看看”,才是真正的“鈍感力”。

Sponsored link

“一個人渴望獲得外界的高度評價”,這是心理學動機理論中,幫助人進步的重要情緒內驅力啊。

大家為什麼要拋棄它?

也許是因為從小我們父母所定的那個“被證明是優秀”的標準,我們永遠也不可能達到,“努力證明”只會得到“失敗”、“傷害”、“羞辱”。

所以我們為了保護自己放棄了它。

這沒錯,但根據渡邊淳一“鈍感力”的相關概念:

其實,我們做就行了,因為做的過程中會有其他動機加入,這些動機會帶來更大的情緒驅動力。

當初阿杜說的並沒有錯:

Sponsored link

“你講課會遇到麻煩,而且即便成功了,那些人也不會認可你!”

網課成功收穫百萬粉絲後,我校有老師不斷匿名舉報我,而且是廳、省、部同時匿名舉報。

而且到現在我的教學評價依舊是倒數,很多“專家”評價我的網課是“譁眾取寵”!

但是,如今我改進教學的動機已經完全不是“證明給別人看”了。

人氣上去了,書就賣出去了。(經濟動機)

很多家長接受了我的觀念,放棄了類似“窮養孩子”、“感恩教育”的諸多錯誤理念,我覺得我為推動社會進步做出了貢獻。(助人動機)

最重要的是,自從開了網課,我逼著自己學習了大量的內容。現在再回頭看著某些老師上課還在用什麼“哈佛女孩劉亦婷”的案例,就感覺到自己活著是有意義的。(成長動機)

所以“雲淡風輕”從來都不是什麼“成熟的標誌”。

這個世界給了你痛苦的同時,其實也給了你改變的機遇。

你的每個危機,其實都是世界在告訴你:“你這樣不行,你需要改變!”

而大多數人的“雲淡風輕”,不僅把痛苦照單全收,還拒絕改變。

那結局只有一個,就是失去了來之不易的機會。

阿杜現在結婚了,家庭沈重的負擔讓他不得不拜託對工資的完全依靠。

他再次想起他當年也是教學第一的,他想開網課。

來不及了,現在網課屆也是馬太效應嚴重,現在你沒點特別的東西,根本吸引不到聽眾。

我當年由於網課剛剛興起,所以我講點淺心理學,大家也愛聽。

而現在的阿杜,哪怕教學功底不退化,也進不了場了。

更何況,現在似乎流行抖音、B站視頻教學了。

03

為什麼“淡泊”、“鎮定”,明明是中國優良傳統文化,很多人卻把它用成了逃避困難的藉口。

明代奇書《菜根譚》裡有這麼一句話:

淡泊之守,須從濃艷場中試來;

鎮定之操,還向紛紜境上勘過。

不然操持未定,應用未圓,

恐一臨機登壇,而上品禪師又成一下品俗士矣。

許多人年紀輕輕就說著:

“我看淡世俗,寵辱不驚,早就看淡了名利”

其實他根本都沒有機會接觸到真正的名或利。

於是,他所謂的“看淡點”,就好比一個根本沒談過戀愛的女生,突然有一天就自稱自己“看透了男人”。

她的閨蜜一旦戀愛,她就開始出各種嗖主意,什麼“愛你的人從來不會讓你流淚”、“他不給你買禮物就是心中沒有你”,接著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告訴你“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你要聽了他的建議,你絕對會進坑。

當年我在支教的時候,停電了,我抬著電腦到彩票店轟隆作響的發電機旁寫作。

當地中學的張老師就跟我說:

“小周老師啊,何必這樣拼命呢?看淡點不好嗎?我們石登鄉的山不好嗎?水不美嗎?我們在這裡平凡一生不好嗎?”

“作家韓寒不是說了嘛,只有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初一聽這句話,感覺很有道理,但總感覺哪裡不對。

後來有機會我去請教韓寒,韓寒說:“我說得不是這個意思,他斷章取義!”

韓寒整個歌詞的意思是:

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

我曾經擁有著的一切,轉眼都飄散如煙;

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這時我突然知道,真正的“雲淡風輕”不是一種主動選擇的生活方式。

真正的“雲淡風輕”是經歷了滄桑,體會過人性的光明和黑暗,理解了名利圈的起起落落,最後形成的一種“不忘初心”的心境。

這不是誰看了幾篇雞湯文,聽了長輩幾句話就可以體會的,關鍵在於豐富的社會閱歷。

然而,大多數人嘴上叫著“看淡點”時,就已經放棄了體會人生。

菜根譚裡還有一句說得好:

思入世而有為者,須先得世外風光,否則無以脫垢濁之塵緣;思出世而無染者,須先諳盡世中滋味,否則無以持空寂之後苦趣。

用我們心理學的解釋,“淡定”是一種情緒神經鏈。

所謂神經鏈就是我們大腦用來形成思維習慣的地方,越是高等的生物,神經鏈就越複雜。

低等生物和噴子的神經鏈就必須簡單,他們大腦裡只有“對”和“錯”,“洗地”和“抹黑”。

而情緒神經鏈的形成是不可能僅僅通過一般學習或者教育就能形成的。

它需要激烈的情緒反應和多次的外界刺激才能形成。

而高級神經鏈就需要多種複雜的情緒和刺激的相互作用才能形成。

“成功學”說,你大腦有90%的地方沒有開發,那肯定是騙你的。

但是你大腦中確實有大量地區是用來形成神經鏈的,如果你荒廢它,大腦就會發出一種信號,讓你睡不著。

“總是有什麼事情沒有做,今天毫無進步。”

於是,你用晚睡來懲罰自己。

對大多數人而言,人生不是什麼冒險,而是一股無從抵禦的洪流。

真正的“淡定”應該是對困難和威脅莞爾一笑,而不是自作主張把命運給你的一切信息都給屏蔽掉。因為前者是個勇者,後者是個懦夫。

(Visited 33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