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在頭條看到這樣一則信息:

Sponsored link

一個女大學生想當明星,結果又被騙錢又被騙色。

她以為要當明星,被潛規則是需要付出的必要代價。

於是潛意識裡就同意自己去犧牲自己的色,來換取想要的目標。

卻不成想對方是個演技杠杠的騙子,騙錢騙色,最終讓她限於睏頓,這才意識到事情不對。

為女孩感到悲哀的同時也不免感慨:有些捷徑看上去充滿光明前景,實則佈滿陷阱。

知乎上有個女孩提問:看到越來越多的女大學生被包養,自己的價值觀開始動搖怎麼辦?

Sponsored link

真的非常理解這個女孩,想一想啊,同是十八九歲的女孩,她有奢侈包包,有名貴化妝品,有車接送,出入各種場所,生活看似豐富繁華。

而你則穿著樸素,背著書包,往返於大學宿舍和自習室之間,過著似乎日日一樣的生活。

這種落差,很容易讓年輕的女孩產生困惑:我這麼努力學習有什麼用?

還不如她們,不僅可以享受當下,攢些錢,到時候找個老實人嫁了,照樣當做沒事發生,這輩子不也值得?

《喜寶》上映之後,有的人嘴上罵著喜寶,心裡卻渴望成為喜寶。

就算是嫁給老男人又如何,熬幾年不就出頭了麼?

有句話是,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Sponsored link

現實中真實的喜寶們情況都是怎樣的呢?

好一點的,等到沒了色,人家不感興趣了,給一些錢打發了事,而喜寶們呢,會失去青春,甚至流產,午夜夢迴,還會夢到那個曾經沒有出世的孩子,良心不安。

現實中,讓喜寶們體面離開的好男人也沒那麼多,腰纏萬貫的中年男人或老男人,哪個不是看過刀光劍影的,他會為了一個年輕的女人輕易拱手讓出自己打下來的江山,輕易毀滅自己的家庭?

郎咸平的空姐情人,包養的時候贈她兩套房產,散了之後還不是通過法律途徑全部要回,並且讓空姐背上了巨債。

更慘如陳昱霖,被吳秀波送入監獄,一生盡毀。

命最差的,過早跟著老男人玩遍紅塵,看透情慾,沒了上進心,玩男人,玩人生,最後把自己的命玩了進去,比如那位曾經風光一時的明星陳寶蓮。

對男人而言,跟你一起的時光,不過是風花雪月。

Sponsored link

一旦要面臨後果,比如男人的正室找來了,懷孕了等等,苦果子都是你一個人的。

除此之外,一個過慣了金絲雀般養尊處優生活的人,一旦失去所有,再想跟普通人一樣重新去奮鬥,反而更困難。

正如《三十而已》中那位被海王梁正賢包養的女友所言:

“七年的圈養,我真的不曉得,我要怎麼樣去自己面對生活。”

當一個人選擇下沈,等待他的就只有墜落。走捷徑一時爽,到頭來不過是春夢盡碎,枯木腐朽。

這些年,自己也經歷過一些事,也見證過別人的事情。

其中兩樁,印象深刻。

Sponsored link

一位前同事不滿在公司給別人打工,於是辭了職開始自己創業。

可創業哪裡有想的那麼簡單,做了一年竟然陷入財務睏頓的境地。

有一次外出應酬,酒席上認識一個比他大十歲的富裕女人。那女人老公早因為癌症去世了,之後也沒再成家。

女人需要性,男人需要錢。一來二去,兩人就在一起了。

那時候我經常看到這位同事的朋友圈,還蠻風光的。

今天在麗江,明天在西藏;今天在貴州,明天在雲南。

吃香的喝辣的,住名貴酒店,到處拍照留念。也會帶著那女人去踩線,實地調研要投資的項目。

Sponsored link

有一些照片中,那女人似也恢復了少女的輕盈與美麗,依偎在他的肩頭,看上去羨煞旁人。

他朋友圈,我能看到,我其他的同事們也能看到,但唯獨他的妻子看不到。

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他的妻子終於發現了他出軌的事情。

還找出了他跟那女人的各種艷照,發在了朋友圈,發給了我們這些前同事們,甚至發給了他的很多合夥人,痛斥他如何拋妻棄子,如何以性換錢。

如此一折騰,合夥人散的散,項目停滯的停滯。

而那女人自始至終還以為自己找的是單身的小白臉,不想他孩子都兩歲了,那女人倒也實誠,我跟你是各取所需,但前提是不要有欺騙,也別讓我做破壞人家家庭的人,沒成想反倒被小三了。

頓時覺得受到欺騙,撤出所有投資,還讓他歸還所有錢財汽車等等。

Sponsored link

這位前同事最終失去了家庭,公司至今半死不活,聽說想要註銷公司,卻因為公司的社保拖欠,連註銷都難。

另一樁事是我在讀博之後遇到的,一位學長的畢業論文,是從國內論文扒來翻譯成外語的,他自以為教授反正不懂中文,也懶得去找人查證吧。

可這都什麼時代了啊,是全球化的時代,像德國、美國,早已是多元文化社會了,各個國家的人都有。

後來有個來留學的師妹寫同一個領域的論文,便找來前輩們的論文讀,結果讀到這位學長的論文時,感覺觀點跟國內某個論文基本完全一樣,於是逐句去看,這一看不要緊,發現就是翻譯過去的,於是將學長舉報了。

最後的結果是,學長的畢業證都被收回了。

這些事情都告訴我們,無論是創業,還是學習和工作,都是沒有捷徑的。

想要取得成功,並且不至於一朝之後全部失去,踏踏實實才是最重要的。

Sponsored link

想走捷徑與踏踏實實的人,本質區別其實就在於思維。

前者是短線思維者。這樣的人目光短淺,急功近利,常常想著走捷徑。

而後者則是長期主義者,沈得住氣,願意一點一點積累。他們相信厚積薄發的力量,願意全身心投入自己熱愛的事情。

前者總是艷羨別人所擁有的,也想立即擁有,卻看不到別人風光背後付出的努力和艱辛。

尤其是現在這個社會,有的人可能錄製一段視頻就一下子火了。

於是所有的人都蜂擁而上,都想分分鐘鍾火出圈。

現實是,短短的幾分鐘視頻可能會讓你一下子火,但真正的爆火需要持續的輸入和輸出。

沒有實力支撐的爆紅,不過是曇花一現。

小時候做過這樣一件事:

看到一隻蝴蝶掙扎著要從蛹裡脫離出來,看著它好痛的樣子,於是急急忙忙跑回家拿了剪刀,把蛹給剪開了。

結果,蝴蝶死了。

那時候母親告訴我,那是它必須經歷的過程,你想幫助它,讓它快點出來,卻不成想,那捷徑反倒害了它。

這件事刻在我的記憶中,時不時就會跳出來提醒我,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同樣,為人父母的,也不能因為捨不得孩子吃苦就事事包辦,不讓孩子受一點挫折。

有一學妹,今年九月還沒有畢業就回國了,因為在國內的時候,有父母在身邊,什麼都給她打點好,包括她外出留學時候的所有資料,都是父母一手包辦的。

從小到大,她對“生活”兩字的真正概念並無多少。

所以非常欠缺獨立生活的能力,當然,在學業上也欠缺獨立思考的能力,因此畢業論文根本無從下手,寫不了,熬了三年半,熬不住放棄了。

她父母也心疼,不想她一個人在國外熬了,於是動用一切關係資源,在國內給她找了一份教外語的工作,給她買了機票回去了。

上週我給她發微信問候她,卻遲遲沒有回信,還以為她回國就把我忘了呢。

結果前天給我發來信息:

“不是不理你,是天天被父母罵沒出息,我就不停地哭啊哭,就沒心情看手機。”

我就問她:“你不是都工作了麼,怎麼還天天擱你父母跟前晃悠,二十六歲的大姑娘了,你天天沒事在那晃悠,你父母不心煩才怪。”

“我也不想啊,”她說,“這不是工作泡了湯,你也曉得我那語言水平嘛…論文還是完成不了,只能在家先呆著了。”

說到底,我挺為她難過的,造成如今她這局面的,她父母本身有很大的責任,到頭來卻責怪孩子不出息了。

我只能安慰她:“那就努力把論文搞定,我可以幫你看材料給你建議。然後找工作,別整日依賴父母了。”

“是啊,”她說,“是時候靠自己了。”

《擺渡人》中,有這樣一句經典提問:“如果生命是一條孤獨的河流,誰會是你靈魂的擺渡人?”

現實世界中,這樣的擺渡人很少有。

真正的擺渡者,只能是我們自己。

想靠貴人,想靠依附,想靠欺騙等等捷徑獲取成功的人,生活,一定會給他一個很痛很痛的教訓。

只有自己一步一步踏實走出來的路,才是安穩的,叫人心安和幸福的。

(Visited 18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