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有一天你會發現,朋友就像握在手中的流沙,總是在不經意間一點一點流逝。

Sponsored link

昔日結夥而行,熱熱鬧鬧走過世事繁華的那群人,而今,各走各路,慢慢四散,沒了蹤影。

人生過半,越能發現:

分分合合,冥冥之中早有定數;有聚有散,才是人生最真實的面目。

世間緣份多稀薄,成年人的友誼,不必看得太認真。

前不久,一則#寧靜沒加過黃齡微信#的話題衝上了微博熱搜。

Sponsored link

事情是這樣的。

黃齡在某次演出時摔傷了腿,寧靜得知後第一時間發消息問候,卻發現自己沒有黃齡的微信。

把消息發在兩人同在的大群裡吧,顯得“小題大做”,於是寧靜決定不發消息,等著兩人再次錄節目時當場問候。

本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卻在網上引發了熱議。

較真兒的人嘲諷她們是塑料姊妹情,共事那麼長時間,卻沒加對方好友,原來節目中的那些情誼,全部都是假的。

有的網友則看得通透:

Sponsored link

“兩人本來就是同事關係,在職場上表現出善意的一面就夠了,離開職場,最多只能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的確,原本就不熟的兩個人,因為一檔綜藝結緣,工作時,就事論事在群裡討論;工作之外,沒有私交實屬正常。

其實太多時候,不是人情淡漠,而是我們誤解了成年人的友情。

生活中,我們結識了一個有共同話題的人,就馬上把對方引為知己;遇到默契的同事,就立馬掏心掏肺拿他當摯友看待。

但實際上,有個扎心的研究結果表示:在你認為是朋友的人裡邊,有一半的人並不把你當朋友。

Sponsored link

去年,表妹離職了。

回老家的火車上,財務來電說之前還有筆賬沒結清,讓她立刻回公司辦理。

表妹第一時間打給情同姊妹的同事小青,讓她幫忙跑腿。

可她剛說明來意,小青那頭就藉口開會,掛了電話。

表妹再打過去時,發現自己居然被拉黑了。

表妹氣得直跺腳,大罵小青白眼狼。

想當初自己對她一片真心,熬夜幫她做PPT,陪她挨領導罵,卻不曾想自己一離職,居然連普通朋友都不是了。

Sponsored link

表妹的經歷,讓我想起電視劇《我的前半生》里,賀涵對初入職場的羅子君說的那番話:

“你工作是來賺錢的,不是來交朋友的,如果能交到朋友那是驚喜,交不到朋友那才是正常的。”

誠然如此,成年人的世界,也許朋友圈裡根本就沒有朋友,你掏心掏肺對待的人,說不定最多當你拿熟人罷了。

成年人的友情,經不得高估,不必太過在意。

朋友一場,能齊頭並進固然是好,失去了,也不必強求。

別太認真,不然你就輸了。

Sponsored link

有句話說,只有小孩子才會追問你為什麼不理我,而成年人都是默契地相互疏遠。

14年前,一部《武林外傳》帶給我們無盡的歡聲笑語。

無數人盼望著出續集,能夠再現同福客棧裡那一段段嬉笑怒罵又鮮活動人的深厚情誼。

2000年,《武林外傳》籌拍電影版。

四年後再見,劇中的每個人,都有了不同的人生境遇。

“佟掌櫃”閆妮和“郭芙蓉”姚晨扶搖直上,成了當仁不讓的正劇女主角。

男一號“白展堂”沙溢拍戲又主持,成了跨界達人。

Sponsored link

而“祝無雙”的扮演者倪虹潔,卻仍在原地打轉。

她十分念及往日舊情,曾想著大家還像以前一樣,收工後一起喝酒侃大山,可直到電影殺青,所有人沒有聚過一次餐。

想起四年前親如家人的情誼,如今卻落得如此淡然,她頓覺世態炎涼,心裡很失落。

然而,這也是成人世界裡的扎心真相。

知乎上也曾有人問:“為什麼很多人走著走著就散了?”

有個扎心回答說:“因為時間和距離。任何關係都需要維護,也需要成本,當你給予的成本跟不上關係的需求時,你們最終只能漸行漸遠。”

想來的確如此。

Sponsored link

當你歷經山河,見過滄桑,早已到了煙花易冷的時節,他仍停在過去,老是和你聊幾十年前的事。

當你們所有交集只剩回憶,自然而然無話可說,漸行漸遠。

時間在走、身份地位在變化,關係再好的人,也難免面對散場的結局。

人生這趟列車,本就是有人走,就會有人來,就像作家周沖所說的那樣:

你將一個朋友拉入“黑名單”,必然也將另外一個人通過“好友申請”。

你被一個朋友圈“好走不送”,也代表著被另外一個朋友圈“歡迎光臨”。

沒有誰會停在原地等你,而我們也不必守舊念情,接受現實,繼續前行吧。

再過幾天,就要到大學同學固定聚會的時間了。

可一貫熱鬧的群裡,這次卻十分沈寂,以往最積極的活動組織者大林也沒了聲響。

以為他出了什麼事趕緊私聊,他卻發來一個苦笑的表情。

“累了倦了,實在組織不動了。”

隨後,他解釋道,

“與其跟一群心思不在的老同學聊情懷,找話說,不如同合得來的舊友喝茶聊天,靜靜相處。”

年輕時,我們以為朋友圈就該高朋滿座,熙熙攘攘。

成年後才懂得周國平說的那句:

“所謂朋友遍天下,不是一種詩意的誇張,便是一種淺薄的自負。”

真正的友誼,是不喧囂的。

紅學泰斗周汝昌,雖然比民國四公子之一的張伯駒小了20歲,兩人卻是感情甚篤的忘年交。

志趣相投的兩人,幾乎每天都要在張伯駒居住的展春園內見上一面,或詩詞對答,或鑒賞詩畫。

有琴樂時清唱一曲,沒有了也無所謂,相對無言靜坐一天,也是樂事。

待到夕陽西下,便各自歸家,約定明日再聚。

席慕蓉說:“友情就像花香,還是越淡越好。”

真正好的友情,隨緣而生,濃淡相宜。

又因志趣相投和互相懂得而在流年中越顯醇厚。

人到了一定的年紀,不必再將太多人請進我們的生命裡。

得三兩知己,知心一生就好。

三毛曾在文集《隨想》中寫到:

“知交零落實是人生常態,能夠偶爾話起,而心中仍然溫柔,就是好朋友。”

人生這條路,本就由相遇和別離組成,我們都是在一路地走,一路地丟。

友情的失去,不必哀傷,那是時間在替我們篩選合適的人。

遭遇離散,也不必介懷,生命來來往往,每個人無論親疏遠近,終究都是來去自由的靈魂。

人生海海,我們總會跟很多人乍見之歡,高山流水,也會跟很多人不再聯絡,後會無期。

活到一定年紀,保留幾位知心朋友就好。

真正的朋友,就如撰稿人王欣說的那樣:

“不需要迎合,不需要討好,深知人生複雜,懂得求同存異。”

好的友誼,隨緣而生,清清淡淡,不聲不響,經得住流年的萬般沖刷,抗得過時光的百轉千回。

願你我,餘生都還有這樣的朋友。

與朋友們共勉。

(Visited 33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