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隆馬斯克同時擔任Paypal、Tesla、SolarCity、SpaceX四家公司的CEO,他是如何同時實現各公司的有效管理的?

Sponsored link

SpaceX載人火箭發射成功,馬斯克再一次名聲大震。

但他並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企業家,所以你從他身上恐怕學不到與賺錢和成功學相關的東西。

 

1、夢想家:天才、瘋子

是的,與其說他是企業家,不如說是夢想家。

人類征服宇宙是馬斯克在15歲左右的時候,就把它看作個人的使命,千方百計地想要讓這些事情變成現實 — — “在漫畫裡,英雄必須要拯救世界,必須讓世界更美好,因為相反的做法沒有任何意義。”

Sponsored link

如果人類必須尋找更加清潔的能源,或者建造宇宙飛船去拓展人類的生存空間,那就去做吧。因此與逐利的風險投資家相比,馬斯克的投資更具理想主義和人道主義色彩:

比如馬斯克公然宣稱要將人類送至火星,要知道相比於火星,地球上最蠻荒的撒哈拉沙漠可謂富饒豐產;

比如投資特斯拉,其目的是生產純電動汽車,他甚至不願意妥協去生產目前大多數汽車巨頭熱衷的混合動力汽車;

再比如SpaceX的火箭探索技術,其對抗的不僅僅是某一個公司,像俄羅斯、歐洲也視他為眼中釘……

“創造財富,改變世界”這句代表現代企業家精神的描述,是對埃隆·馬斯克很好的寫照:

17歲一個人離開南非的家去加拿大尋找新生活

21歲拿到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獎學金到美國讀書

Sponsored link

28歲時以3億美元賣掉了他創辦的第一家互聯網公司

31歲時以15億美元賣掉了他和彼得·蒂爾聯合創辦的第二家互聯網公司

隨後賭上自己全部的財產投身實業,自殺般地同時從事“航空航天”、“電動汽車”和“太陽能”這三個發展長期停滯不前的高科技行業

最艱苦的時候,他面臨其中兩家企業同時倒閉的風險,忍受著難以想像的屈辱和壓力,奇蹟般地把這三家企業都做成功了:

1. SpaceX成為航空航天業最穩定的營運商

2. 特斯拉已經是全球最酷最暢銷的純電動豪華汽車

3. 太陽城目前是最大的消費者商用太陽能電池板安裝供貨商

Sponsored link

在美國,許多人把埃隆·馬斯克看成是現實版的“鋼鐵俠” — — 一位精於技術發明,並以此保護自己不受陰謀所害,走上拯救地球之路的超級英雄。

2、對自己 — — 工作狂:高投入、目的明確、武士精神

馬斯克是個目的性極強的人,從他上學時就已經體現的淋漓盡致。

學生時代的馬斯克起初並不是班級裡的尖子生,但他之所以沒有脫穎而出,僅僅是因為他對學校規定的科目缺乏興趣:

“我只是考慮‘對於我需要掌握的科目,我應該取得什麼樣的成績’。有一些必修科目,比如南非荷蘭語,我完全不明白學它有什麼意義。這看起來很荒唐。只要考試分數及格,我就滿意了。

但有些科目,比如物理和計算機,我會盡我所能取得最好的成績。取得的每一個成績都是有原因的。我寧願玩計算機遊戲、寫代碼和讀書,也不願意去獲得那些沒有意義的A等。

我記得在四五年級時,曾有幾門功課不及格。然後,我母親的男朋友告訴我,如果我沒有通過考試就要留級。我不知道只有這些科目考試合格才能升入下一個年級。

Sponsored link

此後,我在這些科目上取得了最好的成績。”

熟悉馬斯克的人都知道他有輕微的“智商歧視” — — 比如會對低水平交流非常反感,但如果為了推進事業的前進,他又毫不在意“放低姿態”與政府、資本、用戶來溝通那些說了無數遍的東西。

有意思的是,他還是在硅谷科技精英中客串影視節目最多的傢伙,《鋼鐵俠》、《生活大爆炸》等等,僅僅因為免費的公關宣傳對他要推進的目標是有意義的。

馬斯克的大學同學法魯克如此描述過,“一旦埃隆想了解某個事物,他會投入比別人多得多的精力。這是埃隆和其他人的不同之處。”

因此和很多成功的人一樣,馬斯克也像個不需要睡覺的人,在剛創立第一家互聯網公司Zip,馬斯克似乎從來沒有離開過辦公室。用《硅谷鋼鐵俠》中的話來說,“他通常就在辦公桌旁的睡袋裡席地而睡,跟狗沒什麼兩樣。”

他向Zip的第一批員工提出了一個要求:誰到了公司就把他踢醒,然後他再繼續工作。

“我們每天工作20個小時,而他工作23個小時。”

Sponsored link

蘋果公司QuickTime項目的前首席工程師布魯斯·里克曾經負責招聘馬斯克,他驚歎於馬斯克通宵工作的能力。“他精力充沛”、“那時候的孩子不懂硬件是如何運作的,但他有著個人計算機黑客背景,從來不畏懼解決問題。”

馬斯克對一個風險投資人說過類似的話,他說,“我具有武士精神。我寧願切腹,也不要失敗。

為了增強團隊凝聚力,馬斯克、阿布拉斯,以及其他幾個同事和朋友曾在某個週末騎自行車穿越位於聖克魯斯山的薩拉托加峽谷。

大部分騎手都接受過專業的培訓並適應了惡劣地形條件和炎熱的天氣。他們上山的速度 非常快。

一個小時後,馬斯克的表弟拉斯萊夫到達了山頂,隨即便開始嘔吐,其他騎手緊隨其後。15分鐘後,大部隊發現了馬斯克,他臉色發紫,汗流浹背,但最終還是成功登頂。

“我總是回想起那次騎行, 他根本不需要累成這樣,”阿布拉斯說,“換作別人早就放棄了,或者會推著自行車走上來。在距離終點還有100英尺時,我看到了他臉上那痛苦的 表情,我心裡想,‘這就是埃隆,不成功,便成仁,絕不放棄。’”

在危機中依舊專注工作的能力讓馬斯克在其他管理人員和競爭者中脫穎而出。

Sponsored link

如果時間回到2008年,可以見證到一個赤手空拳來到美國打拼、失去了一個孩子、被記者和前妻在媒體上狠狠羞辱、用盡畢生心血的公司處於倒閉邊緣的男人。

“他比我認識的任何人都更刻苦,並且能夠承受更多壓力。他在2008 年所經受的一切可能早就讓其他人崩潰了。他不僅僅生存了下來,並且持續專注於他的工作。”

“經歷過那種壓力的人大多數都退縮了,他們會出現決策失誤。但是馬斯克卻變得更加理性,依舊能夠做出清晰並且有遠見的決定。壓力越大,他做得就越好。任何見識了他所經歷的一切的人都對他懷有敬意。

我從未見過比他更堅毅的人。”

3、對員工 — — 特種兵:馬斯克獨特的管理之道

馬斯克被否定過許多次,他不是一個好的管理者。一般人的確難以承受與馬斯克共事的節奏。

他的管理常常顯得沒有人情味而且咄咄逼人:

Sponsored link

“我認為經營一家公司應該關心執行,而不是去打造豪華辦公室和傢具,那些都是擺設,不會帶來任何執行。我們完全是斯巴達式的。”

當有突發事件的時候,比如Roadster的碳纖維車身出了問題,馬斯克會親自處理這件事。

他會乘他的私人飛機去英國搜集一些用於車身面板的新原料,並親自送到法國的工廠,以確保不會影響Roadster的生產進度。

除此外,馬斯克不能忍受在工作中找藉口推脫或者缺乏明確的工作計劃。

如果你告訴他,你做出某個選擇是因為“之前一直都是這樣做的”,他會馬上把你從會議室踢出去,並說“我再也不想聽到這句話。我們要全力以赴,決不允許三心二意”。

有一個員工因為孩子出生而錯過了一場活動。馬斯克馬上發來一封連珠炮似的郵件:“這不是藉口。我感到非常失望。你需要弄清楚,什麼對你來說更重要。我們正在改變世界、改變 歷史,如果你不打算全力以赴,那你就別幹了。”

那些在電子郵件裡犯語法錯誤的營銷人員會被要求直接走人,同樣的,如果最近沒有做出令人稱道的成績也得走人。

儘管馬斯克並不是溫文爾雅的老闆,他的咄咄逼人常常令人害怕,但他獨特的思維、雷厲的作風又吸引著很多優秀的人:

“馬斯克是不好相處的老闆。他對工作總是有高標準,很多時候下屬總是很難讓他滿意;他總是處於不斷向前奔跑的狀態,有時候讓我們很難跟上他的步伐。”

“但是和他一起工作是一種激動人心的體驗,他總是打破壁壘和常規並鼓勵我們做同樣的事情,這讓我們受到鼓舞。”

他會不斷挑戰你,如果你能經受住考驗,他就會決定是否可以信任你。

他必須知道你和他一樣瘋狂。

神奇的是,公司上下都理解他的這種價值取向。

許多人挖掘出他的管理方法,但馬斯克雖然被包裝成傳奇,他的一些管理方法也並不是都可取的,比如馬斯克一直因為無法按時交貨而被媒體嘲諷。

因為在時間管理方面,馬斯克為那些很難製造的產品設置的交付日期,比過去的任何一位高管更加激進。

“埃隆一向樂觀,這是好聽的說法。實際上,在完工時間方面,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瘋 子。他會假設一切順利,制定出他能想到的最激進的時間表,然後假設每個人都可以更加勤奮地工作,以便加快生產進度。”

馬斯克是個天生的樂觀主義者,在計算完成某項計劃需要多少時間方面,能感覺出來他會假設每一步都能完美無瑕地完成,團隊裡的每一名成員也都擁有馬斯克一般的超強能力和工作責任感。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種激進的時間管理,為了應付無比緊迫的進度表和馬斯克的期待,SpaceX的工程師摸索出多種生存技巧。

馬斯克經常要求員工提供極為詳細、寫明項目將如何完成的提案書。員工已經學會了從來不按月和周來制定任務時間表,因為馬斯克想要以天,有時甚至是以分鐘為單位制定時間表,延誤任務時間表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可以說,在充分發揮員工價值方面,馬斯克是當之無愧的大師。

有記者採訪了30位SapceX的工程師,發現每個人都能舉出一項馬斯克用來讓員工如期完成任務的管理技巧。

以布羅根為例,通常由經理為員工設置完成期限,而馬斯克則引導他的工程師們自己掌控交付日期:

他不會說,你必須在週五下午2點前完成這項任務。

他會說,“我需要這項艱巨的任務在周 五下午2點前完成,你能做到嗎?”

然後,如果你說了“能做到”,那麼你勤奮工作的原因就不再是因為他的要求,而是為了你自己。

這是一個你可以感受到的區別。

你為自己的工作寫下了保證書。

馬斯克一直在不斷尋找世界上最優秀的公關人員。因為馬斯克用極高的效率開除過很多公關人員。

他常常自己承擔大量媒體溝通工作、撰寫新聞稿、聯繫他認為合適的媒體。很多時候,馬斯克沒有提前告知公關人員他在做的事情。比如:

在宣佈超級高鐵計劃之前,他的公關代表會發郵件,確認新聞發佈會的時間和日期。但有時候,記者們在電話會議開始前幾分鐘才會接到通知。

這本不是公關人員的失職,事實是,馬斯克僅在活動前幾分鐘才告訴公關人員,他們只能匆忙地應對他心血來潮的計劃。當公關人員接到馬斯克下達的任務時,他們必須爭分奪秒,以最高的水平去執行任務。

一些公關人員在他的高壓之下只工作了幾個星期或者幾個月就辭職了。另一些人堅持了下來,但最後都精力耗竭或被開除了。

SpaceX和特斯拉的公關部門已經見證了多次這種狀況,在公關部門, 這種事發生的次數比任何部門都多。

因此普通員工對馬斯克的描述更多面化:

他們尊敬他,理解他的苛刻,也認為他已經達到了刻薄的地步,讓人感覺反覆無常。員工們想要接近馬斯克,但他們也害怕他會突然變卦,每次和他見面感覺都可能被解雇。

 

(Visited 19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