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hia Amoruso(蘇菲亞‧阿莫魯索),1984年生,高中沒畢業,更沒讀過一天商學院。青少年時代過著搭人便車、在垃圾中找東西吃,和在店家順手牽羊的生涯。22歲時她罹患疝氣需要醫療保險,不得不去上班,但還是又窮、又沒目標。她從eBay拍賣網站上賣撿來的二手衣起家,2014年成為市值逾一億美元企業「Nasty Gal」(壞女孩)的執行長與創意總監,還有350名員工。

Sponsored link

Nasty Gal於2006年創辦於洛杉磯、2011年營收240萬美元,2008~2011年的成長率10,160%,2012年獲《企業雜誌》(Inc. Magazine)選為「成長最快速零售商」、2013年營收估計超過1億美元,目前員工約300人。

她在2014年創立#GIRLBOSS基金會,旨在輔導「創意領域的次世代女創業家」,涵蓋領域包括設計、時尚、音樂與藝術。

==========

「沒有比量入為出更令人欽佩的尊嚴,更重要的獨立自主。」~美國第三十任總統卡爾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

我從來沒打算變成有錢人。在風險投資公司來敲我的門之前,我一直不曉得壞女孩價值不菲。「你的公司值數億美元,你擁有這麼多,所以你本人也有這麼高的價值。」事情發生得如此之快,實在令人震驚。壞女孩從一年15萬美元的營業額成長到一天15萬,現在則單是一頓午飯時間就有這個業績。

我的政治理念讓我對金錢懷有一種鄙視。我把它看作是物質主義者的物質追求,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我意識到金錢在許多方面都意味著自由。只要學會控制財務,你將發現自己不會因為沒錢就卡在討厭的工作、地方或人際關係之中。學習管理金錢將是你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財務狀況良好可以替你開啟好多扇門,反之門則會在你面前猛地甩上。破產令人老,所以現在就要開始做出聰明的決定,以免往後為了愚蠢的抉擇付出代價。

Sponsored link

四年級時,爸媽把我從天主教學校拉出來。我以為他們是全世界最酷的爸媽,把我從被誤解的磨難中救出來。但沒多久,他們申請破產,我才意識到我不用去天主教學校不是因為我不想去,而是因為爸媽沒錢讓我去。我仍清楚記得,我和老媽老爸去信用諮商專員的辦公室,看著他們的信用卡被剪掉,丟到一個罐子裡,跟其他人不良財務的碎片,一起滿溢到罐子的邊緣。

從那一刻起,我爸嘴上就掛著一句永留在我心上的話:「現金才是王道。」不要花自己沒有的錢明明這麼簡單,對許多人來說卻那麼難以理解。悲哀的是,很多人不只對花自己沒有的錢習以為常,還視之為成功的信號。我在郊區長大,常看到炫耀用的後院游泳池或新的超大型卡車。這些事物代表的往往不是這些人的財力多麼雄厚,而是他們借錢的能力。

當學校和工作都不是我的優先事項時,老爸老媽斷絕對我的財務支援。現在我知道那對他們來說是個艱難的決定,特別是當時我對照顧自己的能力還沒有產生信心,這個決定對我而言非常難以接受。我好羨慕我的朋友還有父母的金援。當別的孩子都能做他們想做的事情,我卻要在戲服店度過我的下午。然而,強迫我搞清楚要如何自力更生,大概是爸媽替我做過最好的事情之一。

我來自歷史悠久的推銷員家族。打我呱呱墜地以來,老爸就在做房屋貸款,老媽在賣房子,後來才成為作家。換句話說,我還沒出生,他們就已完全靠傭金生活。簡而言之,他們帶回家的錢,是他們多麼努力且用腦子工作的直接結果。有時,我們租一層樓的平房住;有時,我們擁有兩層樓的房子。我爸總說:「每個月都是從零開始。」而在壞女孩的早期歲月,那也是我的生活方式。不論如何,我都得列出拍賣物品,否則就會需錢孔急。

壞女孩剛開張時,除了我的汗水、淚水和血(舊貨有時會暗藏尖銳的東西),我幾乎沒什麼開支。2010年,在壞女孩搬離eBay,成為真正的公司之後,我的銀行戶頭裡有將近1百萬美元的現金。當假期季到來,營收飆高時,每次銀行的餘額上升,我就拍下螢幕照片,不曉得以後何時何地,還會不會看到比那更高的數額。我想永遠記住那麼多個零看起來是什麼模樣。

另一個絕對不要做的事情是收入一提高就增加開銷。我向來小心避免這個陷阱。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專注於讓業務成長,甚至沒想過要花錢在自己身上。即使想花5百美元買一雙鞋,我也沒那個空閒。正妹CEO,當你賺錢的時間遠超過花錢的時間,你會對自己沒怎麼多想就存下的金額驚喜不已。

2011年,我自成立公司以來第一次去度假,一個人去了夏威夷。那裡真是天堂啊,我把旅程從一週延長為一週半。當時,公司正在從艾默利維爾搬遷到洛杉磯。我從夏威夷的天堂待了11天回來,人還處於半涅槃的狀態,不意發現有人替整個辦公室訂了全新的赫曼.米勒(Herman Miller)亞倫(Aeron)椅。那個時候,沒錯,宜家家居(IKEA)的辦公桌完全是有必要的,但全功能人體工學電腦椅卻不是。

Sponsored link

我的辦公室剛好有張亞倫椅。對我來說,那是一個成長儀式。不過我是用自己的錢,而不是公司的錢買的。還有,你想知道我是在哪裡買到的嗎?你猜到了,那是上網買來的二手貨。我不可能讓實習生坐在這些椅子上滑過來滑過去!以節儉為守則的公司揮霍1萬2千美元去買椅子?這根本是在傳送錯誤的訊息。

由於亞倫椅不能退,我們只得先在洛杉磯的新辦公室安定下來,再讓可憐的辦公室經理法蘭西斯,花六個月的時間上網把它們一一賣掉。

在eBay的日子,當古著以入手的十倍價賣出,感覺就像在印鈔票。不過我既沒在酒吧請大家免費喝酒,也沒有去Prada買名牌。我開始存錢,把每分錢又投資回生意上。儘管我是那麼喜歡自己買得起的鞋子,我更喜歡擁有金錢。壞女孩在2010年前都沒有(做)預算,我們沒有這個需要。我總是知道銀行裡有多少現金,並提撥大筆的錢在採購旅程上,確保公司的財力永遠健全。我們是缺乏經驗的採購者,購買的量就跟任何小公司的老闆一樣。「好吧,上週進的十二件洋裝都賣光了,所以這週我們進二十四件?」我們信賴自己的直覺,堅守我的兩大哲學信條:買低賣高,還有存的錢要比花的錢多。很簡單,對,卻是最終讓我們成為真正大企業的哲學。

我讀過最好的書之一是喬治.克雷森(George S. Clason)的《巴比倫致富寶典》,書中用一系列的寓言提供財務忠告。我的前男友讀過這本書後深受激勵,不僅因此脫離債務,還有了數千美元的存款。美國人平均把6.5%的收入存下來,可是這僅勉強跟得上通膨。你,最少應該存10%。我知道談存錢比真的存錢要簡單得多。有個訣竅是:把存款帳戶當成另一筆帳單。你每個月都必須付款,否則會出事。如果你的收入是直接存進戶頭,那就設定薪資的一個比例自動轉進存款帳戶。它一進去,就把它給忘了。你反正也沒見過它。它只是緊急基金(度假不是緊急事件)。

假使你很想買一樣東西,只要想像新鞋實際上是用嶄新的20美元紙鈔做的。那些20美元被人行道弄髒之後還很漂亮嗎?不,不漂亮。錢存在戶頭比穿在腳上更好看。

讓錢發揮效用

至今我仍不會揮金如土,但對買奢侈品倒是變得自在。人很自然地會在某個時刻意識到,(如果你負擔得起)花多一點錢去買完全合自己心意的東西是很值得的。買衣服和雇用員工的時候都是這個道理。有時候,為了追求好品質,比你願意的多付一點會值回票價。

Sponsored link

花錢是要對自己好,不要是因為無聊到沒別的事情好做。不要全都買凡賽斯、凡賽斯、凡賽斯,也不要因為你買得起而買。奢華是個很棒的體驗,你周遭的東西理應代表你替自己打造的生活,前提是,你真的會花時間欣賞這些東西。最近,我買了銀器,早上吃優格時忍不住會想:這根湯匙不是隨便的東西!

當你還是個三明治製作員時,不要過執行長的生活。我在VOLVO之後買的第一輛車不是保時捷,而是一輛二手的日產Murano。我愛那台車。我預付了一半的款項(約1萬美金),其餘用利息11%的車貸付款(我的第一筆貸款),我對自己談來的驚人價錢是那麼的興奮,業務員把鑰匙遞給我時,我還抱了他一下。隔年,我就繳清了尾款。

去年,我認為該是提高規格的時候。當我去買保時捷時,已準備好要花大錢。但我就是我,又想先付一半的車款就好。

我打的如意算盤是在財務上「很負責任的揮霍」,卻被車商毀了。他們不肯讓我貸款或分期付款!誰會想到保時捷的融資比日產還小氣?原來,即使我有自己的公司,也有足夠的錢繳交一大筆頭款,我的信用仍只是二流。那是個搞屁啊的一刻,讓我理解到信用體系有多麼苛刻。我再度醒悟,一般的方式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就這樣,我付現買了那台保時捷。正妹CEO必須做正妹CEO該做的事。

這次,當我拿到鑰匙,沒有人得到我的擁抱。但那不是因為我對融資的事心有埋怨,而是因為買一輛全由德國工程完美打造的保時捷,其實沒那麼特別。沒有什麼能與第一次買車給自己相比。畢竟,第一次就是無法重來。

 

(Visited 13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