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Sponsored link

據說有學者研究過,冬天的早上,假如你能從被窩裡起床。

可以說,你基本擁有人類意志力的巔峰了。

當然,大部分上班族是能做到這點,畢竟要是今天不去上班的話,就會被扣工資。

所以,叫醒我們早上起床的,不是鬧鐘,更不是美食。

而是外界對我們的威脅。

古羅馬皇帝馬可·奧勒留在他的《沈思錄》里,把這種思想叫做“威脅性沈思”。

Sponsored link

在奧勒留看來,“威脅性沈思”是一種增強人類生命力的思考方式,它不僅可以把你從被窩裡叫醒,還可以投入熱情到你的事業上去。

一旦一個人失去了“威脅性沈思”,那他就變成了一個,只能享受快樂的人,不能自律、更不能達成自身成就的廢人。

只可惜,大量的人在社會環境的熏陶下,正在失去這種能力,而這種能力恰恰是人類進步最重要的能力。

02

我曾經受邀去一個學校A中擔任教學顧問。

一個月前,該中學因為教學質量低下,失去了一些幾十年來一直保留的榮譽頭銜(類似某大學211稱號被取消了)。

學校領導緊急召開“促進教學專項研究會”,召集了整個年級的老師,我作為專家被列席。

Sponsored link

原本,學校教務處長請我來,是想讓我傳授點接地氣的教學技巧給老師,而我本人也很樂意。

可當這個“促進教學專項研究會”開完以後,我的教學培訓就幾乎沒有老師到場了。

為什麼呢?

因為領導把“促進會”開成了“推卸責任會”。

領導一上來就定性,學校之所以失去榮譽頭銜,是因為教育廳某個處長整學校,不給學校面子,屬於亂點將!

我當時就被雷到了,因為我知道B中學之所以爭得了這個頭銜,背後是花了大價錢的。

別的不說,B中學一個老師因為開設網課,學校給了十幾萬經費。甚至我聽說,B中學校長為了去地州學校挖優秀老師,那可是見面就兩行熱淚啊!

Sponsored link

而A中領導居然被原因歸結於“處長整學校”,我不知道是領導缺乏對教育體系的了解,還是缺乏基本政治常識。

歸根結底,比起“學校聲譽下降”,領導更在乎的是自己的面子。

反正自己馬上要退休的人了,要是本校老師因為這次事件,突然發現領導的無能,甚至發現領導把某些本該用在教學的資源用到了莫名的地方,那就麻煩了。

所以,領導一直在強調,這件事根本算不上什麼!

“我校潘鳳老師教學很優秀啊,獲得國家教學一等獎,而且XX學生在XX比賽不是剛獲獎嘛!”

原諒我當個杠精,潘鳳老師那個國家教學一等獎,不是教育部組織的,是四五個學校湊在一起辦個民間大賽,去了的都能獲獎,一等獎有七八個,還有特等獎呢!

至於XX學生在XX大賽,你們可知道B中有多少人獲獎,人家B中高考上線率碾壓你好不好。

Sponsored link

當領導講完這段話時,我就發現關羽、張飛等A中真正的好老師臉色非常的陰沈,聽說他們後面也跳槽到B中去了。

最後領導看到我,大致意思是:“周老師的教學法比較網絡化,大家有興趣可以學習下,不過我校老師有自身的教學特長,大家按部就班,不要以為一點小事就受到動搖!”

第二天,我和其他顧問的教學分享課就基本沒人來了!

第三天,學校藉口老師抽不開身,取消了原本的培訓計劃。

這件事的結果,相信大家都猜到了。

老牌名校A中隕落了,新領導上任想改變,早已無力回天。

為什麼呢?

Sponsored link

心理學家凱利.麥格尼格爾把這種現象叫做“美國空軍中隊效應”,這個效應的核心就是;

墮落這件事,是會悄無聲息地傳染的!

18歲的約翰自小身體就不好,但他找了關係去了美國空軍中隊服役,他甚至還帶了一些玩具、郵票、鬧鐘、計算器去(原本這些東西是不允許)。

一年後,約翰所在的中隊,成了美國空軍中體質最差的中隊。

這件事震驚了五角大樓,於是美國空軍調查人員對3487的空軍人員,進行了超過4年的跟蹤調查,他們發現。

中隊裡自控力最差的學員會在潛移默化中拉低整個中隊的自控力,從而導致他們訓練放鬆,最終體質變差。

哈佛大學醫學教授克里斯塔斯基和福勒,沿著這個思路發現。

Sponsored link

假如你有一個不節食的朋友,你變胖的概率會增加171%。

最終心理學家得出一個公論:“意志力薄弱是會快速傳染的”,你以為“自律”這件事純粹靠個人毅力。但實際上,“意志力”這件事有一半以上的因素,是他人和環境所影響的。

順便一提,“意志力變強”也會傳染,比如在圖書館效率會高,但是“意志力薄弱”那可是瘟疫般的傳染力。最重要的是,它是無聲無息就傳染你的。

03

心理學家發現,管控意志力的社會腦會無意識中失效,主要有以下情景。

(1)無意識模仿

所謂無意識,就是你平常意識不到的活動,但是你卻確實在進行。比如,銷售員會無意識模仿你的動作,這會增加你想購買他產品的概率。

Sponsored link

在人的無意識記憶中,“被族群拋棄”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在你祖先的認知裡,一旦你“特立獨行”,就會被長老和族人定義為“異端”,這會給大家帶來極大地恐懼,他們會放逐你,而在原始環境裡,放逐就意味著死亡。

當然,這份記憶也帶到了今天,即便當今社會已不是原始社會,但沒有人能完全拋棄“離群”的恐懼。

於是,原本一個事情你心裡很清楚它必須做。

但你的大腦突然出現“離群恐懼”時,這份威脅大過了“事情沒做”的威脅,所以你的意志力就徹底失效了。

如果發出“離群恐懼”的人,是你的領導或者愛人,那效果就更明顯。

就像A中領導對所有老師發出了一個潛在的威脅。

“我校毫無問題,要是你想改變,就說明你否定了領導的定性,那你就是異端!”

為了“一團和氣”,社會上很多單位都在教會員工“麻木不仁”。領導只關心自己的烏紗帽是否穩當,卻從來沒考慮過,自律的標準一旦調整下去,就再也拉不回來了!

我在朋友圈裡寫過這麼一段話:

你一到群體中,智商就會嚴重降低。你會為了獲得認同,從而願意拋棄是非,犧牲你最珍貴的夢想和時間,去換取那份讓人備感安全的歸屬感。

但是命運不會放過你,當你的思想活力開始衰退,促進成長的才能漸漸乾涸。

命運的玩笑來了,一個必須面對的挑戰逼著你無法甘於平庸,因為平庸就會滅亡。

你不得不從土中挖出你的劍,哪怕它已經銹跡斑斑,哪怕你的這份抗爭已不再金光燦燦。

我個人的經驗,對抗“無意識模仿”所導致的墮落,最好的方法便是“威脅性沈思”。

你必須知道一件事,現在已經不是原始社會了。

在這個同質化越來越明顯的時代裡,一個人之所以被淘汰,不是因為他“與眾不同”,而是因為他年紀輕輕就“與眾太同”。

你必須意識到,你拼命想要融入的那個群體,早已經人滿為患,沒有資源可以分給你了!

(2)那又如何?

心理學家發現“那又如何”心理,是破壞意志力的大敵。

但你發現你受到威脅,如果不進行正確的操作就會帶來巨大惡果時。

內心裡就會有個小人來告訴你“放心放縱吧,不會有事的!”

研究者發現,妻子面對丈夫的前期背叛,如果選擇隱忍,丈夫就會漸漸形成“那又怎麼樣”的心理,即他認為無論他如何背叛,都不會有後果。之後他出軌就肆無忌憚了。

“那又如何”是“威脅性沈思”有一個大敵,本質是一種不會受到懲罰的幻想。

遺憾的是,“那又如何”這種思想,絕大多數時候是別人教會你的。

比如,心理學家發現,男人嫖娼經常是群體去的,因為他們覺得前面有個朋友沒有被抓,這次帶著一堆人,那肯定是安全的。

但實際上,假如嫖娼被抓的主要原因是公安部門是否決定在某天開展行動,你們一堆人去不僅不會降低概率,還會提高概率!

“那又如何”本質是一種錯覺,其實是大腦想讓你放縱,於是他們基於放縱的結果,後面合理化了一個理由,哪怕這個理由是極其不靠譜的。

真正智慧的人,懂得隨時分辨“那又如何”的謊言的,更懂得真正的威脅。

我希望大家能明白一點:“別人都這麼做”不代表“你也可以這麼做”!

你身邊不需要有億萬富翁,不需要有清華學霸。

但你身邊一定不能有一種人,那就是“任何墮落都可以合理化”的人。

比如:

碌碌無為,還安慰自己平凡可貴!

從來沒鍛煉過翅膀,卻總是提醒你槍打出頭鳥!

明明敵人已經把你逼進絕境,卻還是要你看破紅塵!

明明一事無成,卻偏要放棄情緒!

如果你的運氣好,你會在某個瞬間明白,能把所有現實都“合理化”的人,從來都是被現實拋棄的人。因為現實,從來都不講理,只講實力。

用奧勒留的話說叫:

不要不加考慮地被事物的現象牽著鼻子走,在你的巔峰時期,就要拿出你的巔峰實力,否則這就是一種惡。

(Visited 24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