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嬸家養了三個女兒都嫁人了:老大在農村,入贅了一個泥瓦匠,結婚十多年,離了,現在又嫁了一個拉三輪的;老二是中學教師,嫁了個常年在外跑的建築工程師,好像比較能掙;老幺是我表妹,嫁給了她的同學。二表妹夫被勞務輸出到西班牙,我估計掙的不多也不少。大表姊現在正給二表姊帶孩子,二表姊這幾年教書也不過是混日子,表妹乾脆就不幹活,在家呆著吃老公。這兩人原本都是性格好強的烈女子,如今能夠這樣散淡簡直出乎我的意料。

Sponsored link

其實這也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我知道表嬸家在女兒出嫁問題上堅持的是投資最大化的原則。從結果看來,大表姊這一票投資很難說成功,但老二、老幺這兩票收益都還過得去。

如果從高標準、嚴要求這個角度看,與秦漢兩朝兩個姓呂的戰略投資家比起來,表嬸家在三個女兒婚姻問題上的投資簡直就顯得小巫見大巫了。

1

商人呂不韋:何以成為“始皇仲父”?

呂不韋是陽翟的大商人,賤買貴賣,家儲千金。

Sponsored link

秦昭王四十二年,安國君被立為太子。安國君有二十多個兒子。華陽夫人受寵於安國君,被立為正夫人。華陽夫人沒有生育兒子。安國君有個兒子叫子楚,子楚的生母不被安國君待見,於是子楚被送到趙國做人質。

子楚是庶出,又在做人質,所以乘用的車子、日常的開銷都不富足,所過的生活非常困苦,因此這哥們兒鬱悶得很。

呂老闆在趙國都城邯鄲做生意的時候,看到子楚這般境地便憐愛他,認為奇貨可居。於是就去見子楚,向子楚遊說:“我可以光大你的門庭。”子楚回笑說:“你還是先光大自己的門庭,然後再來光大我的門庭吧!”呂老闆說:“你是不知道的,我的門庭是要等到你的門庭光大之後才能光大。”

子楚就明白了呂老闆的意思。畢竟,“響鼓不用重錘”。

子楚和呂老闆談得相當深入。呂老闆的謀劃是:昭王就快要入土了,現在你爹是太子,以後就是秦王。你爹的兒子那麼多,你又不受寵,所以長時間當人質住在諸侯國家。華陽夫人正受寵,但她沒有兒子,而能夠決定選誰當太子的只有華陽夫人。

“是這樣,這又怎麼辦?”子楚問。

“你資財貧乏,客居在此,沒有什麼可以拿來奉獻給雙親並結交賓客。我老呂雖然也不是很有錢,但請讓我用千金做資本為你西遊秦國,孝敬安國君和華陽夫人,促成他們立你為繼承人。”

Sponsored link

“您的計策果真如願,就請讓我與你共同分享秦國。”

呂老闆於是拿出五百金給子楚,作為開銷費用,去結交賓客;同時又拿出五百金購置珍奇寶物、玩賞佳品,自己帶著西進遊說秦國。幾經輾轉,呂老闆就見到了華陽夫人。呂老闆巧舌如簧,藉機說子楚賢能聰明,結交諸侯賓客遍天下,還常常念叨“我子楚把華陽夫人當作自己的天”,日夜悲泣思念著安國君和夫人。

華陽夫人聽了簡直爽死了。呂老闆趁熱打鐵,就讓華陽夫人的姊姊勸說華陽夫人:“我聽說憑色相事奉人的,容顏衰老便會寵愛減退。如今夫人事奉太子,但沒有兒子。何不趁此年輕時候早早從諸子中物色一位賢能孝順的,推舉立他為嫡正而認作自己的兒子。那樣的話,夫君健在就權重位尊;夫君倘若過世,所認的兒子登立為王,終身就不會喪失權勢。”

華陽夫人也是明白人,很快就在安國君面前搞掂了推舉子楚和認子二事。華陽夫人還備了厚禮送給子楚並請老呂輔助他。

呂不韋有美妾與他同居,不久就懷了身孕。子楚跟著呂不韋來喝酒,見著那女子就抬不動腳了,向呂不韋請求要那女子。呂不韋很惱怒,但轉念已經為子楚傾家蕩產,目的是為了獵獲他這個寶貨,於是便獻出了美妾。那女人隱瞞了自己懷有身孕,到十二個月時,生下了兒子政。後來子楚返國繼承王位,而政,就是秦始皇。

子楚即位後,任命呂不韋為丞相,封為文信侯,食邑十萬戶。

Sponsored link

贏政即位後,尊奉呂不韋為相國,號稱“仲父”。

司馬遷記載呂不韋讓妾給子楚時很不爽,其實我想也未必。讓妾不僅杜絕了子楚日後反悔與老呂“共享秦國”的承諾,還讓子楚糊裡糊塗帶上了頂綠帽子。

2

小吏呂公:何以打造“開國皇后”?

史書中對呂公的故事記載不多,只知道他是單父人,看樣子有點社會地位,但要說起錢財,估計比呂不韋就差遠了。

漢高祖劉邦年輕的時候放蕩不羈,好酒色,好戲弄人,但樂於施捨,胸襟開闊。

有一回,沛縣縣令請客,呂公去了。蕭何是縣裡的主吏,主管收禮物,對各位賓客說:“禮物不滿一千錢的,坐在堂下。”劉邦那時已經是泗水亭長,向來輕視那些官吏,於是欺騙地在名刺上說“賀萬錢”,其實沒有拿出一個錢。名刺遞了進去,呂公大驚,站起來,到門口迎接劉邦。呂公好給人相面,看見劉邦相貌,就特別敬重他,領他到堂上入坐。

Sponsored link

由於受到呂公的敬重,劉邦便戲辱堂上的客人,自己坐在上坐,毫不謙讓。

酒席散盡後,呂公便對劉邦說:“我從年少時就給人相面,相過的人多了,沒有一個像你劉季這樣的貴相,希望你多保重。我有一個親生女兒,願意作為你劉季(劉邦,字季)執帚灑掃的妻子。”劉邦同意了。

還有一個小插曲,呂公的老婆對這樁婚事最初並不滿意:“縣令想求娶俺閨女你都不同意,怎麼能把閨女嫁給一個浪蕩子!”但呂公好像有點大男子主義,他對自己決策的自信使劉邦還是成了他的快婿。

呂公的女兒就是後來權傾朝野的呂後。

3

人力如何成為資本?

Sponsored link

當我多年前看到二呂的故事後,一直打心眼裡佩服他們的大手筆。他們一個把自己的兒子運作成了秦朝的開國皇帝,一個把自己的女兒運作成了漢朝的開國皇后。這樣的人不是戰略投資家又有誰敢當這個稱呼呢?

當然,你可以說老呂家這兩個人功利心太強,太赤裸裸,他們都把人當成貨物來投資了。不過,我們現在不是也說,人力是“資本”嗎?既然是資本,當然是以贏利為目的,資本不就是追求投入產出比的最大化嗎?

突然想到現在的那些風險投資商,比如:孫正義,他投資的雅虎、阿里巴巴不就讓他賺了個鉢滿盆盈麼?當然,孫正義投資的公司也並不都賺錢,可是就算他投資的公司有那麼一兩家賺錢不就夠了麼?

“二呂”和孫正義都是把資源或資金投向外人,當然,他們的成功也在於能把外人變為自己人。但更為關鍵的是,老闆們如何將自己的下屬當成資本而不是成本來看待。令我得意且又失意的是,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也說過類似的話。

(Visited 62 times, 1 visits today)